金太陽工程效應顯現 政策細節尚待完善

  • 2011-07-17 08:39:34
  • 小編

  財政部、科技部、國家能源局近日下發《關于做好2011年金太陽示范工作的通知》明確了2011年金太陽示范工程的支持政策、范圍及項目要求、補助標準。2009年啟動的金太陽工程到今年已經是第三個年頭了,金太陽工程對促進我國光伏產業的發展起到了巨大的推動作用,然而業內人士指出,在政策方面還需要進一步完善,實施力度也需要加大。

  示范效應已經顯現

  在國內光伏應用市場還沒有成熟的情況下,政府的支持為下一步大規模的應用創造了很好的條件。

  金太陽工程是黨中央、國務院高度重視的項目,開辟了光伏發電應用的新模式,不但節省了大量的土地成本,而且其合理的補貼政策也推動了光伏發電的應用和普及,對改善我國能源結構具有重要意義,金太陽工程的示范效應已經顯現。

  英利公司公關經理王志新說,金太陽工程保持了合理的發展速度,其中保定國家高新區英利產業園10兆瓦金太陽項目已經基本完成,在全國13個光伏發電集中應用示范區內,始終保持施工進度第一,具有良好的示范效應。在項目建設過程中,英利創造性地采用混凝土屋面壓重安裝方式,既保護了屋面原有建筑防水,又滿足了屋面原有結構設計強度。由于采取彩鋼板屋頂夾具安裝方式,安裝形式簡單,降低了工程造價,通過建設改良型光伏充電車棚,減低了工程造價,加快了施工進度,不僅拉動了國內市場,而且推動了光伏產業的發展。

  金太陽工程主要是在低壓側并網,自發自用。在國內光伏應用市場還沒有成熟的情況下,政府的支持為下一步大規模的應用創造了很好的條件。太陽能光伏建筑的拓展應用,為國內探討分布式接入和建筑屋面節能減排,緩解東部地區電力緊張的局面起到示范和推動作用。北京科諾偉業科技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朱偉鋼說:“金太陽工程對促進光伏產業的發展起到巨大的推動作用,在光伏行業,不管是電池生產廠商還是集成商,大家對金太陽工程越來越重視。”

  操作環節尚待完善

  金太陽工程在實施的過程中碰到的問題不是技術問題,而是體制問題。

  金太陽工程在實施過程中也引發了一些爭議,如在第一期金太陽示范工程中存在圍而不建、以次充好等問題,對此朱偉鋼表示,2009年,第一批金太陽工程有個別項目沒有按照計劃上,原因就是時間太倉促,“申報過程中的匆忙性,使得有些細節沒有落實好。在申報的過程中時間要求很緊,往往上面一下文,企業馬上就要報資料。由于時間短,一些企業往往來不及進行充分論證,而事后再仔細核算項目的經濟效益后又發現賺不到錢,因此就不愿意投資了。”他建議,政府應該給企業相對充足的時間,讓他們對項目充分論證后再進行申報,這樣會更有針對性,減少盲目性。“此外,政策也有前后矛盾的地方,如去年要求大型電站10MW以上的,這次大型電站卻很難批,倒是3MW~5MW很容易批,政策的前后矛盾性,讓大家準備起來有點無所適從。”他說。

  有專家表示,金太陽工程在實施的過程中碰到的問題不是技術方面的,而是體制問題,如接入電網相對困難,致使有些項目超過預算。

  對于金太陽工程發展過程中遇到的非議,業內人士分析說,一部分原因是人們對新能源產業的發展期望值太高,另一部分原因是金太陽工程項目通過招標進行,有些不夠資質的企業沒拿到金太陽項目,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。

  目前國際光伏市場供大于求,我國加大金太陽工程實施力度,能夠更好地啟動國內市場。2011金太陽的補助標準為,并網項目如采用晶體硅組件可獲得9元/瓦的補貼,如采用非晶硅薄膜組件則可獲得8元/瓦的補貼;離網光伏項目的補助標準將另行確定。王志新表示,補貼現在是比較合理的,基本上接近光伏成本價,但量可以更大一些。

  并網問題需要解決

  應根據不同地方的光照條件,出臺不同的電價,根據光照強度和時間,確定不同的上網電價。

  金太陽工程在實施過程中,主要問題仍是電網接入阻力太大,不夠便利、簡單,目前仍然沒有看到非常好的接入示范項目。

  國內某知名逆變器生產企業的負責人表示,光伏發電上網接入浪費了大量資源,金太陽工程需要協調業主、投資者、零部件商、政府部門和電網公司之間的關系,而目前電網公司對此并不積極,原因有兩個:第一,壟斷的電力體制,導致他們對新生事物接受過慢,與新能源行業的發展速度不相稱;第二,金太陽工程鼓勵自發自用,減少了電網公司的收入,涉及一部分人的利益,電力部門有的人甚至擔心大量接入以后,會抵消他們一部分收益。“因此,如何做一些補償,調動他們的積極性,需要國家相關部門出臺相關政策。”該負責人說。

  自發自用的要求會使太陽能發電大面積推廣受到制約。學校、工礦企業在假期的時候,自己用電量很少,大量的電能需要回送,而目前的狀況是:其一不允許回送,其二即使回送,電價也要求和火電一樣,這個要求對新能源極不合理。“政府要做的事情就是給予電網公司及發電企業一定的配額,即進行綠色GDP考核,電網公司必須接納一定的新能源電力,政府在建筑物的節能減排方面出臺一些政策,如必須在一些樓宇或者屋頂上適量安裝一定的太陽能電池。”該人士稱。

  朱偉鋼表示,政府前后3年政策要求不同,沒有形成系統性的文件,讓企業有些困惑。他建議應根據不同的地區制定不同的補貼政策。

  航天光伏事業部副總經理張忠衛告訴《中國電子報》記者,中國地域遼闊,很適合發展太陽能光伏產業。東部地區的城市進程快,適宜發展光伏建筑一體化,西部沙漠化地帶,應該發展大型地面電站,兩個方向要并舉。“作為金太陽工程三大指定供應商之一,我希望根據不同地區的光照條件,出臺不同的電價,根據光照強度和時間,確定不同的上網電價。還應該根據建筑形式(地面電站或建筑一體化),制定量化的價格。”張忠衛對記者說。他建議國家發改委聯合國內的電力集團、建筑設計院和知名的光伏企業,共同制定相應的政策。

  相關鏈接

  關于金太陽工程

  2009年7月21日,財政部、科技部、國家能源局聯合發布了《關于實施金太陽示范工程的通知》,決定綜合采取財政補助、科技支持和市場拉動方式,加快國內光伏發電的產業化和規模化發展。三部委計劃在2~3年內,采取財政補助方式支持不低于500兆瓦的光伏發電示范項目,據估算,國家將為此投入約100億元財政資金。

  金太陽工程實施情況

  □第一期

  2009年7月啟動,12月底通過評審;

  共批準98個項目,201MW;

  補貼標準:并網發電項目補貼初投資的50%;離網發電項目補貼初投資的70%。

  □第一期

  2010年9月底啟動;

  共批準50個項目,272MW;

  項目建設周期一年;

  財政部宣布2012年以后每年建設規模不少于1GW。

  □第一期

  2011年4月啟動;

  每個省10MW;

  估計300MW左右。


北京室内玩具娱乐场